破廁所

孩子學畫畫這里有個公共廁所,六個便池。有一天,去上廁所的時候,發現,有一個便池門上寫著“正在修理中”,門上用鐵絲給捆死了。下個周再去的時候,又一個便池的門上寫著“正在修理中”,門,還是給鐵絲捆死了。當再去的時候,一共有四個“正在修理中”了。這下可好,只剩下倆了。然而,還沒完,等再去的時候,連四個小便池也壞了倆。

當第一個便池壞掉,用鐵絲捆著的時候,我以為里面是重新改造,在等水泥干透,現在看來,這根本就是沒有修理,只是為了不讓人在壞掉的廁所里使用罷了。

但是,我感覺,如果第一個壞掉就立即修理的話,后面的那些可能就不會壞掉了。你想,本來這個廁所的使用頻率就高,你壞掉一個,另外那些沒壞掉的,工作壓力得多大?每壞掉一個,另外的那些沒壞掉的,工作量就要增加一些,當積累下來了,就離廁所的整個癱瘓差不多了。

在一些小公司里,也同樣可以用這個廁所的原理來解釋。有些公司,管理上、員工上,壓縮到不能再壓縮了,當有一天,資金鏈或者一個員工離職了,就會出現廁所里的鏈鎖反應,讓資金點一個一個壞掉,員工也會一個接一個的離職,幾乎不會讓公司喘息的機會。

前面,雖然看似公司的管理降低了許多的費用,可是,實際上,這些都是在為后面反應埋伏筆,前面節省的那些錢,也會在后面的鏈鎖反應里賠掉的。

所以,無論是資金還是員工,都要有一個儲備的思想,在出現特殊情況的時候,留有回旋的余地。

作為個體的人來說,也是這樣的,在一天的時間里,我們可以將睡覺之外的所有時間都用來工作,可是,這一天一天積累下來,除了所謂的經驗與成長之外,還有勞累,還有對身體的摧殘,這些壞的積累,就對日后我們身體各個零件的壞掉埋下隱患了。所以 人體這個系統也是一樣,不能讓其始終處于緊張或者超負荷的運轉之中。

當我寫出上面的話,我自覺這些道理大家都懂,這也不是我獨創的東西,只是,在大家面對這些常見的道理的時候,會找各種理由推脫掉的,或者,你跟某個人說的時候,他會告訴你,他的情況你不了解。所以,大家還是照著原來的路走下去,直到后悔的時候。

世界也正是這樣,明明就在眼前的道理,也相信,可就是不去注意,直到用親身體會到,才重視起這個道理,可是為時已晚。然后,大家在這個機制下,不停的運行下去,讓道理始終是道理。

風獨味零食

風獨味零食微信號

破廁所》上有2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