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邊的麻辣燙

我問蘇陽,想吃點什么?

蘇陽說,她好久沒有吃麻辣燙了,平時都沒有機會吃,今天恰是個吃麻辣燙的好機會?

我說,你這是寒顫我,幫我省錢嗎?

蘇陽忙說,不是那個意思,既然請別人吃飯,就要聽我的,哪來那么多事。

我說,你是不是想與我體驗一下情侶的感覺?

蘇陽說,你死一邊去,問你最后一遍,請還是不請?!

我說,好,就請麻辣燙吧。

大街上,到處都是麻辣燙,我們找了一家最大的店。不過,蘇陽卻說,麻辣燙這東西,越是干凈了,越沒有味道,那些大店里的,都不如地攤上的味正。

也許,路邊攤里加的調料多,甚至不禁用調料也說不定呢,不過,沒錢的時候,只能吃麻辣燙,有錢的時候,會選擇看上去干凈的來吃。以后,再有同學來找我玩,我就請他們去吃麻辣燙,也給這種做法加個名號,就叫“體驗大學的美好時光”吧。

我估計,他們會把我揍死。

吃飯的時候,與蘇陽又談到那個敏感的話題,她的情人。

蘇陽說,好了那么多年,說散就散了,散的一點痕跡都沒有。有的時候,想想這件事,感覺像是做夢一樣,自己是否真的經歷過這段事呢。

這個問題,我可以用網上的一個笑話來談談看法:說,女人受到老公欺負,不要生氣,在老公睡著的時候,狠狠的朝他臉上扇一耳刮子,然后抱著老公說,是不是做噩夢了。

對于蘇陽這件事,我是沒有那個體會了,她的事,讓她自己去解決吧。不知道蘇陽是否有寫東西的習慣,也許,這段故事會在她的自傳里寫出來吧。她會寫嗎?

吃飯出來,我們各自回家了。

中午吃飽了飯,就想睡覺,回到家的時候,雖然已經快三點了,我還是要去床上睡一會的。

剛睡了不到十分鐘,就被一個電話吵醒,看電話號碼是58開頭的,在我的印象里,但凡是這個號段的號碼,都是推銷的,各種推銷的。接起來,果然是推銷貸款的。

心情很不爽,非常的不爽,我的美美的午覺泡湯了。

拉開窗簾,外面的天氣不錯,正好去騎車。

當我把騎車的東西準備好的時候,又來了一個電話,是米爾的。她說,有人想我了,想喊我過去吃烤肉。

午覺被推銷的打擾了,騎車被米爾泡湯了,肚子里就有氣了,沒頭腦的說了句,是你想我了吧。其他人不許請,就讓我們兩個享受一個二人世界吧。

沒想到,電話那邊突然傳過來許多的罵聲,乖乖,米爾這娘們是開著免提打的電話。

當我到了米爾的咖啡店的時候,大家見到我后,哄堂大笑,大蔥居然捏著嗓子,喊,我也想跟你過二人世界。

可是,這幫死鬼賴在這里不走。

然后,又是一陣大笑。我可是糗大了。

烤肉的所有準備都準備好了,就在米爾的店門口,由跑堂的服務員負責。我們則在店門口的一個桌上海吃。

今天,大亨也來了。大亨是我在大闖那里認識的,很實在的一個人。說起大闖,我感覺好久沒有去他那里了。就問大亨,最近是否去大闖那里喝茶?

大亨邊嚼著大塊的肉,邊說,他也好久沒有去了,當時在大闖那里一起玩的朋友們都不去了。大闖把這幫朋友都得罪遍了。

對此,我一點也不奇怪,這是一個必然的結果。朋友可以相互幫忙,但絕對不是用來利用的。大闖的錯誤在于,分不清朋友什么。

比如,在大闖那里認識的大亨,我們現在不就是很好的朋友嗎?因為我們知道什么是朋友。

風獨味零食

風獨味零食微信號

路邊的麻辣燙》上有2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