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姐的自我勵志

高姐是我們小區里比較隨和的人,與大家和睦相處,在我搬來這個小區的這些年,從來沒有看到過其與任何人紅過臉,也從來沒有聽到她背后說別人的壞話。

關于高姐是職業,年輕的時候屬于供銷社職工,后來供銷社改制為商場,高姐就是商場內的普通售貨員。因為我們小區是以前供銷社里改制下來的房子,所以,后來有段時間,高姐還干過本小區的物業,其實也不是什么物業,就是幫著收水電費等,工資不高,干了不到兩年就重新回到商場去做售貨員了。

高姐的丈夫,原來也是供銷社的職工,在改制的時候,被遣散回家,在小區外的車庫里開了個賣海鮮的小店。其實,也不能說是高姐丈夫開的,高姐的丈夫一看就是老實本分的人,平時不善言辭,在家看店,進去顧客也不會介紹商品,只等顧客喊他稱重。

在過年的時候,就經常見到高姐的丈夫背著袋子去送貨。可能,以前在單位也只是個不惜力氣的人,這種人老實木那,多數時候會成為遣散的對象。把這種人遣散了,首要的好處不會去鬧。

平時遇到高姐的時候,我們都會站住了聊幾句。從高姐那里能得到不少關于商場的信息,比如哪家的肉好,哪家的菜好,等等。

不過,高姐經常說自己與丈夫以前一心工作的不值,拋掉了家,努力的工作,卻每個月還是賺不了幾個工資。而她研究的就是如何做生意。她的小海鮮店就是個開始。

店小,還沒有太全的手續,有時候攬到個大買賣,開不了發票,就到超市門口等購物小票,然后去商場開發票,許多路邊的小店都是這么干的。

我也這么干過,不過,我懶,直接買的購物卡,反正日常都要在超市里買油鹽醬醋,除了茶,茶我喝自己的。

有的時候,那些商場,表面上看開了許多年,其實,投資的股東可能經常換,包括高姐工作的那個超市。

在超市里,工作強度大,工資少,歷史上遺留許多問題,高姐覺得售貨員不好干了,就辭掉了,回家專門經營她的小海鮮店了。

這種小店,不大的門面,靠著周圍的幾個小區根本不管事,更何況周圍還有幾個大商場。辭掉超市工作后的那兩年,每天都能見到她背著小包到處送貨,能看出來,也就賺個跑腿費吧。

高姐的丈夫,則守著店,店里不怎么有人,所以見到高姐丈夫在店里做的事情就是抱著手機玩。

去年年底的時候,見高姐在運裝修材料,我問高姐,大要裝修房子嗎?

高姐說,在西面市場盤了個店,要將這邊的店搬過去。

我說,那邊的市場人流大,肯定生意會很好。

高姐說,房租也貴,一年要五萬呢。

不過,我卻覺得并不貴,研究好了消費者的購買,賺錢應該不難。

從此,高姐起早貪黑的忙那邊的店了,像我這種沒好的作息習慣的人,就與高姐錯開時間了,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見到過她,雖然我們是一個樓座的。

前天,遇到了高姐。

我問,高姐,那邊的生意怎樣?

高姐說,還可以。

我看高姐回答的輕松,猜想一定不錯。

高姐問我,你零食賣的怎樣?

我說,最近是淡季,馬馬虎虎。

高姐說,零食不好賣,不如賣點干果吧。

我說,我對干果沒有研究,再說,許多朋友都是做這個的,我們的顧客有交叉,不好搶別人生意。不過,我看干果也不好做。

高姐說,我去年年底的時候就后悔沒賣干果。去年,干果的批發價很低,零售價卻沒降下來,所以,賣干果的都賺錢了。

這就是從市場上得來的信息吧,看來,有機會得和高姐所聊聊,她接觸的批發商多,消息比我們這種只盯著屏幕的人靈通。

高姐顯然變忙了,說了沒幾句就要走,她說店找鄰居幫忙看著呢。

以前的時候,高姐就經常給我“洗腦”,洗腦的內容并不是心靈雞湯,而是她努力工作換來的“不公”。我認為這些內容是她的事實,也屬于以偏概全。但結果是,她得到了某些經驗,改變了自己的想法,堅持去做推翻以前自己認知的事情,到現在算是有了改觀了。這一點,從我的理解,卻不好去評價了,只希望高姐的生意越來越好吧。

風獨味零食

風獨味零食微信號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