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客

向房東租房居住的人,租住在別人家里的住戶叫房客。

也許是觀念使然,總感覺住在城市里,即使是自己買來的房子,也是房客,鄰居們來來去去,作為自己也可能在這些高樓大廈里的小空間里來來去去的。農村里的生活雖然艱苦一些,但是房子可是幾輩子的事情,只要在一個地方打下了地基,房子蓋起來了,不僅住下了一家人,在這個房子的四周就有了其它的生氣,也許房子也會翻蓋,可即使是院中的一棵樹,也能看著這家人的興衰成敗,城市中的房子,不過是看著這些在里面來去匆匆的過客,所以人就成了房客。

剛買了這個小院中(房改房,以前是單位集資建的房子)的房子,心里滿是喜悅,終于在城市中有了立錐之地,忙著裝修的時候,周圍的鄰居警惕的看著你,一旦有不讓他們滿意的地方,就會找上門來,比如,裝修的時間超過了下午6點,就有老太太顫巍巍的來敲門:家里有孩子,需要安靜,明天再裝吧。難道城市是這么的準時,后來我發現對于時間的準確,不只是這些方面。

房子裝修完畢后,覺得要完美的體會這小區的生活,可就錯了,你要與周圍鄰居進行磨合,比如隔壁那“神雕俠侶”般的夫妻倆,在中午1點左右、晚上10點左右,鋼琴聲伴著歌聲準時的想起,任你上門去找,任你罵,兩人我行我素,全然不顧周圍鄰居的反對。小區物業給出了最終的解決辦法:他的周圍都是一個單位的同事,也是10多年的鄰居了,把該找的有關部門都找了,只剩抓人了。原來風獨味這是在沿著“前人”走那條行不通的路,依然,每天中午1點、晚上10點,琴聲、歌聲照樣想起。所以,得知“神雕俠侶”賣掉房子的時候,真想出去放一掛鞭,慶祝一下這來之不易的1點與10點。

“神雕俠侶”走了,來了一堆小夫妻,不知是因為隔音效果差,還是他們喜歡那么的大聲,在床上說個悄悄話與“悄悄話”,都能夠聽得見,吵架的聲音更能聽清楚了,所以他們家里的那點破事硬是塞進風獨味的耳朵里了,因為是兩個單元的鄰居,所以平時沒有什么來往,不過在有了孩子之后,隔壁的各種聲音都消失了,只有孩子的哭聲。

小院里的房客們也是來來往往的,有的在這里租房子,住一年或者幾年就搬往別處了,也有的賣掉房子,又來新房客,周而復始的,最終小區里的房子會屬于誰,誰也說不清楚。你說,城市房子的住戶不就是房客嗎。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