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斯勒這個小人物_讀《江城》

在《江城》里,有一段海斯勒與一個擦鞋匠發生矛盾的事:

讀后,我在想,這件事的矛盾點是不是因海斯勒的美國個人主義在主觀上誤解了擦鞋匠的好心呢?海斯勒是個美國人,還是上過幾年學的美國人,在文化層次上,要高于擦鞋匠的,并且在待人接物上與涪陵那么個小地方的人有很大的區別。

擦鞋匠可能沒上過學,禮儀禮貌方面,當然可以稱之為粗劣,他并不會像英國紳士那樣,做的幾近完美。就如同我們在一些偏遠的山區,看到一些行為習慣隨意一些。然而,那里的人卻是純樸的。

所以,當擦鞋匠把香腸塞到海斯勒眼前的時候,雖然從所謂的“文明行為”來看,可能是粗魯的、不禮貌的,但其卻可能是從自己的能力來請海斯勒吃一根烤香腸。海斯勒卻想當然的認為擦鞋匠在侮辱他。就憑這一點,我就覺得海斯勒這個人不太地道。另外,他以自己個頭來欺負一個比他矮很多的人,顯然是一個地痞流氓的行徑。談到個頭,我非常希望他能來中國的北方,以顯示他美國拳擊的厲害。

而在文中,海斯勒提到周圍人都站在他一邊,以顯示自己有理。其實,海斯勒忘記了,這是在中國,號稱禮儀之邦,見到外國人的時候,會表現的很“禮儀”,同樣的事如果把海斯勒換作一個中國人的話,可能結果又不一樣了。所以,海斯勒把“周圍人”站在他一邊作為自己有理,是錯誤的,那是周圍人明顯向著外國人的行為。

《江城》這本書,海斯勒寫給美國人看的,在描述上要顯得自己“英雄”一些,我卻覺得,當這本書拿到中國來,給中國人看的時候,卻顯得這個美國文化人有點猥瑣了。

《江城》這本書,用英語寫的中國的事,再通過翻譯送來中國,這是想讓中國人看看美國人是怎么看中國的嗎?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