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居故事與我們的現實生活_《江城》讀書隨筆

看過幾頁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對比我剛讀過的《江城》,讓我想起旅居作家這么個職業來。我曾在以前寫過一篇關于旅居作家的博文,時間太久,也不知道還在不在這個博客里。在一個“他鄉”,有條件在那里住一段時間,體驗一下當地的風土人情,沒有生活的壓力,想想都美的慌。

只是,多數人卻沒有這么個機會或條件,有的可能是出去旅個游,出個差一類的,匆匆的走一趟,留一個表面印象給自己,讓你去評價這個地方好,或者不好。

我把《江城》和《撒哈拉的故事》當作旅居類的書,無論是海斯勒的教學,還是三毛追隨荷西,都在一個沒有去過的地方,生活過,與那里的人有了交流,被兩個擅長寫作的人記下來,就成了一個故事,而且這個故事很有嚼勁。不過,《江城》給我的印象不好,不太喜歡這本書,最終,從這本書上,讓我想到了《撒哈拉的故事》,可以在下面用其來表達我的觀點。

我們生活的地方,也許在老家,也許在異鄉打工,在這些地方,都有我們要天天面對的東西,但我感覺,有些人不太想去寫周圍的人和事,總想把故事留在旅途上寫。比如《撒哈拉的故事》里所記錄的異鄉故事,大家對它喜歡,可能有異鄉的味道吧。

我有的時候,也不太喜歡周圍的人和事,總怕有人把這些故事對號入座,特別是生活中那些熟悉的人。在沈從文的《中國人的病》里,他提到過,在飯局上遇到甲乙丙丁等人與一位女性,恰巧那段時間有其它事情,勾引沈從文寫了一個故事,發表在上海的刊物上。卻被另外的甲乙丙丁幾個人認為,沈從文在諷刺他們,還被一些人將故事里的人附上了真實的人名,直接指向了具體的人,也就是對號入座了。

我們的文章,沒有沈從文先生那么大的魅力,能夠發表在刊物上,或者點擊比較高的地方,但也生怕偶然的被某個朋友看到,也對上號,那真有可能說不清了。

另外,我們也不太喜歡寫身邊的事,感覺身邊的事沒有太多意義,甚至厭惡自己的生活,感覺只有外面的事才值得寫。

我在上面說了,我們并沒有太多機會“出去”,我們大部分的時間,還是生活自己的圈子里,這并不是不能寫,寫了也是練筆,果真有機會出去了,寫起來也順手一些吧。

在網絡上,并沒有本地、外地之分,你的本地,就是我的外地。今天遇到一個去貴州的朋友,問了他許多關于貴州的問題,這些問題是我想到的,有些“藍本”是來自于《江城》中的描寫,雖然四川與貴州是兩個省。對從來沒有去過這兩個地方的我來說,它們在我的印象里是分不開的。一個四川的人或一個貴州的人,覺得他們那里沒有可寫的,對我來說,那些人和事恰能引起我的興趣。

阿蘭·德波頓的《旅行的藝術》,是我很喜歡的一本書,這本書卻不同于《撒哈拉的故事》,它是阿蘭·德波頓去異鄉探尋藝術的故事,通過時空去尋找,而非體驗。空間廣闊可以寫,時間縱深也可以寫,這些都是書給我們的提示。

平時多讀書,能給我們許多靈感,能夠激發我們寫博客的思路,也能為我們提供素材,減少耗在電視與虛無新聞上的時間。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