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交橋下的住客

城市里為了緩解交通的問題,建設了許多的立交橋,橋面的下面,夏天的時候遮擋了陽光,雨雪天氣擋住了雨雪,但是說不上遮風避雨,而就是這么一個地方,讓不少的人,在立交橋下安了家。而我今天要說的故事,也就是在上班路上的一處立交橋的橋下。

住在立交橋下的這個人,為什么要安家在此,我沒有去采訪他,只是從車窗里看到的,在靠近馬路的地方,隨地的鋪上褥子,上面有床被子,就住下了。從路人的角度來看,就如同一個拾荒的,每天早晨上班的時候,都能看到他睡在自己的被窩里,偶爾的,也能見到他將頭靠在頭頂的花壇上讀報紙。對于這個人,我佩服他一點,是那么多的汽車與行人從身邊經過,卻也能睡得著,簡直要將許多睡在家里的市面能羨慕死。曾經,我打算從車窗里將這個人拍攝下來,可是,每次相機準備好的時候,車到了那里,卻總有別的車過來擋著,靠不過去,遂放棄了這個念頭。

有了鄰居:下午下班的時候,從馬路的另一側經過等紅綠燈的時候,我發現,原來在這個人的旁邊還住著另一個與他相似的人,一樣的鋪蓋,只不過兩個人的中間隔了一個為了保護熱電口而圍起來的鐵柵欄,如果能用磚將他們兩個人住的地方圍起來的話,從里面來看,就相當于是單間了,沒有墻的現在,顯然這個房間足夠大。

今天,又從這個人的住處路過,他的鋪蓋上居然有了客人了,客人是兩個,他們不僅在交談,而且與我們常見的相同,三個人圍坐在鋪蓋上,守著幾個塑料袋,里面裝著小菜,而在小菜的旁邊,立著幾個裝白酒的瓶子。如果將這三個人守著的場景換做是一處平房前的話,說不定能被旅行愛好者記錄為“慢生活”的場景,而此時,卻在立交橋下,旁邊來來往往的許多車輛,還冒著各種的尾氣。

天氣慢慢的轉涼,早晚出門的時候,需要披一件較大的衣服了,而且再有一個多月的時間,城市里的供暖系統就要開工了,到那個時候,這個立交橋的住客是否還能呆的住呢?小時候,住在農村的時候,偶爾一年春天的時候,村里也會來這么一個人,窩在村里的一個角落,靠著村里人的你一碗水、我一塊饅頭的生活著,可是,當到了入冬后,十有八九的會被凍死,然后,就被鎮里的民政部門找人拉走。而眼前的這位,安身于立交橋下,不知道入冬之后,等待他的會是什么?從外表上來看,特別能與別人喝酒、聊天,就說明不是智力上有缺陷的,為什么不走出立交橋?

有一天在一個水餃店里吃飯,結賬的時候,發現店里有個老頭在吃客人剩下的飯,老板也連忙出來跟顧客解釋說,這個老頭有殘疾,每天到這個飯店來吃點剩飯,也就是靠剩飯維持生活。這個,顧客當然能夠理解,可是留給我們的問題卻是,如果有一天,這個老頭走不動而不能來吃剩飯的時候,他該怎么辦呢?

站在城市的任何一座高樓上,放眼望去,滿眼的盡是經濟發展帶來的輝煌成就,可就是在這副畫面下的某一條小巷、某一個角落,有立交橋下的這樣的住客,他們是這個社會應該存在的嗎?

立交橋下的住客》上有4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