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行回家_街頭見聞

一只被丟棄在外面的絨毛熊,一只胳膊挎著欄桿,像一個調皮的孩子。

《步行回家》里,我說,我與孩子喜歡上,在美術課結束后兩個人步行回家。

今天下課,孩子出了畫室的門,第一句話依舊是“我們走回家吧”。這也正合我意。

臭豆腐

這段時間,美術學校要把寒假期間的美術課補完,下午連著上了兩節課,總共是四個小時。即使是坐在畫室門口,也讓人腰酸背痛。下課后,我與孩子都覺肚子有點小餓,我們敲定,去買兩份臭豆腐吃。出了美術學校的大門,街對面就有一家,以前吃過,還不錯。

我跟孩子每人要了十塊錢的,十幾塊油炸的豆腐,添加了些汁液,我還要求加了點辣椒。不過,這家的臭豆腐,卻不是別家的那樣,第一次吃過后,我就給它下了結論,這根本不是臭豆腐,只能是醋汁炸豆腐干。因為要記著往家趕,就不能到稍遠的地方去買我認為的那種口味了。就這樣,我與孩子邊吃邊走。

安徒生童話

只是吃還不行,得和孩子有個話題聊聊。昨天晚上睡覺前,孩子主動找出安徒生童話來看。我就問孩子,看了個什么故事。

孩子就給我講了以下的故事:

一個人遇到一個巫婆。

巫婆讓這個人去一個沒有人的樹洞取金銀財寶。

巫婆說,這個人取出來的財寶,她一點不要。

這個人第一次下去,取到了財寶,藏了起來,然后給巫婆說沒有見到財寶。

巫婆再次讓這個人下去。

這個人第二次還是把取來的財寶藏起來,并告訴巫婆沒有財寶。

巫婆第三次讓這個人下去取財寶。

這次,這個人帶著財寶上來,問巫婆,為什么讓他下去取財寶,她卻不要。

巫婆沒有說原因,這個人就把巫婆給殺了。

我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故事,把我說的云里霧里的,問孩子這個故事的名字,孩子說忘記了。

一輛膜拜單車停在油污上,遠處看,像是一輛漏油的自行車。

快遞小哥

回家的路要穿過一處公園。我們進了公園后,發現地上嵌著熒光石,在光線不好的情況下,瑩瑩的發著當綠色的光。我和孩子循著熒光石往前走。突然,黑暗里有亮光晃動。我仔細一看,原來是黑暗的長椅上躺著一個人,正在看手機。這個人穿著灰色的大衣,戴著的帽子把腦袋捂得嚴嚴實實。在這個人的旁邊,停著一輛摩托車,車的后座上是一個方形的箱子。這是送餐快遞員的行頭,借著微弱的光,我看清,那是某家公司的標志。

在《浮光》中,吳明益即寫到,他用了兩年的時間,晚上去街上觀察那些睡在公園、街道的長椅上的人。今天,我所見到的,難道也是沒有容身之所,準備在寒冬的夜里,在長椅上睡覺的半流浪者嗎?如果不是,為什么在一個送餐的黃金時間里,卻抱著手機躺在那里呢?

在十年之約里,最近組織了一個活動,要寫一個共同的話題,其中就有回家這么個主題。我知道,這個“回家”應該是過年回家,而非我說的這種。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