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拾行李回家_回家記

在咖啡店里,顧客稍多,服務員在吧臺后面忙碌著。一個行李箱立在吧臺出口的地方,服務員們進出要側身通過,很不方便。

服務員小玲,端著托盤,站在吧臺出口那里,高聲喊了聲:這是誰的行李箱?

正在磨咖啡豆的小霞頭也沒抬的應著:是我的。

小玲目光投向小霞,問:你今天就回家啦?

“是啊”這兩個字歡快的從小霞的嘴里蹦出來,“我買了晚上的火車票”,小霞補充道。

收完錢的小小這時插話進來說:真幸福啊,我臘月二十七才能走。

安靜的咖啡店里,三個服務員的對話,大家聽的清清楚楚,不知道在座的各位,都準備何時回家呢?

在新聞里,回家過年只不過是一組數字,比如運送旅客數。作為這個龐大數字里的每一個“一”,才是回家的真諦,在火車的下一站,有一個朝思暮想的地方,那里住著你最親愛的人。

人有愛,有愛才有家。此刻,火車的這一站,是你的世界,卻不是你的家。

那天,在小餐館吃飯。這是一家夫妻店。妻子跟丈夫商量,她想回家了。丈夫說,你不是剛回去嗎?妻子說,她想囡囡了。丈夫不再說話,默許了。家是什么?是夫妻兩個人的孩子,那個被稱為留守兒童的人。

在出租車上,與司機聊拆遷、聊蓋房。司機來自某市山區,據他說,在他們那里蓋房子很便宜,3000左右一間。頭幾年,大家都在蓋房。這會兒,又都在賣房,2000塊一間,沒人買。我問他家有多少房。司機回答,20間。我問,你自己出來打工,其他人在家里照看你的房產?司機說,他把老人孩子都接出來了,一個堂哥抽空去幫他照看房子。過年也不準備回去了。司機師傅把家帶在身邊了。

家的概念,很復雜。年輕人出來漂,出來拼,在城市里安了家,有了自己的家庭,而在過年的時候,還是會舉家回家。卻不是讓火車那頭的家來這頭的家。這又有別于司機師傅的家了,在這里,家又擴大到家族了,我們也說那是根,但我們卻不說回根過年。

進入臘月了,街上的人會慢慢的變少,過些日子,我也將回到那個小山村,去過不是單純吃飯的年,去見一見從小看著我、陪著我長大的人,與他們在熱炕頭上聊聊這一年的喜怒哀樂。

過年真好,可以回家。

這是本博客的對應公眾號,但不是博客的簡單復制,有公眾號自己的特點。

收拾行李回家_回家記》上有11條評論

      1. 夜闌靜

        我是從高中畢業就離家,大學時還每年回家過年,后來則是隔三差五才回去。來英國以后就再沒回家過過年,因為我們春節的時候,這邊學校不放假。

        回復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