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書店與一座城

微信里推送來一個消息,三聯韜奮書店在成都寬窄巷子開了家分號。這就代表著,三聯韜奮書店將在成都成為又一處地標,即是三聯韜奮書店的地標,也是成都的地標。

這些年,不斷的聽到一些書店消失在街頭巷尾,卻又有新型的如三聯韜奮書店、如是書店等書店,以地標的形式出現在公眾的視野里,尤其成為某種情懷的一個實物的可以做朝拜的圣殿。

我去過全國最大的圖書超市:新華書店。幾乎在每個周末,那里都是人滿為患,每挪一步都要思量再三,腳踩在哪里才會碰不到人。時常,看中書架上一本書,卻沒有另一本新的書讓你付款帶走。

在本文中,提到的、地標式的書店,我只去過如是書店,也是在聽說這家書店很多年之后的事了。其它的書店,例如北京三聯韜奮書店等,曾經路過它們所在的城市,只因路不是那么順,也因其它事情“擋著”,所以就沒能成行。

如果非要用一本書來聯系書店,我非常樂意用《莎士比亞書店》,在豆瓣看一篇書評,提到“莎士比亞書店”的偉大之處在于它出版了《尤文西斯》,我不曾讀過這《尤文西斯》,我卻從西爾維亞·畢奇的筆下體驗到莎士比亞書店以文學沙龍式的存在,每一個讀者,在書店里是那么的個性鮮明,而不僅僅是書的消費者。

再看這些遍布全國的獨立書店,像莎士比亞書店的蒲公英飄落于華夏大地上書的種子,生根發芽。獨立書店,閱讀的存在,精神的存在。

我與書店的交織,僅因為書,但我覺得,書的一賣一買不足以說明書店的意義,每一個書店,都要像莎士比亞書店一般,成為一本小說,每一個讀者都是這本小說里的人物,而不是“超市”里的一個顧客。

去了書店,即使買了一本書,那,由這本書帶來讀者的一個閱讀的故事,或者這本書帶給讀者的心靈上的漣漪,不就是由書店開啟的嗎?

在如是書店里,臺階上有一壁的兒童書,書架前的臺階上,一級一個孩子,捧著書,正打著閱讀的飽嗝。或許,一個跟媽媽去書店的孩子,會催促媽媽,走快點,去搶占一級臺階,書店里的故事,從臺階開始了。

這一篇是看了三聯韜奮書店在成都開業的消息而寫,只因離如是書店近,說了這么多如是書店的事,我想,這些獨立書店,開在不同的城市,有不同的裝修風格,給予讀者的,卻無一例外的相同,都是城市里的一盞燈,點亮在每個讀者的心理。

如果有機會,我愿走過每一個獨立的書店,去文字的殿堂完成我的朝圣。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