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古老印第安的莫西干到機器人

墻上有一個簡易的木架,擺著幾個樂高的玩具,下面標注著玩具的價格。貨幣的單位挺特別,是莫西干幣,想到是這個工作室的名字,就不難理解了,這是一個專門培訓學生機器人搭建的工作,取名就叫“莫西干機器人”。

莫西干?第一次聽說也是緣起于這個工作室,難道還有特別的含義嗎?我搜索了這三個字,是北印第安人的一個分支,莫希干人。操阿爾岡昆語的印第安人,居住在哈得遜河流域上游的卡茲奇(Catskill)山脈。還有一條是對小貝頭型的說明。此刻,作為一個工作室的名字,我想,應該是與印第安有關。

老板就在店里,我去問他得了。聽到我的問題,老板想了想,只說了三個字:印第安。看來,我猜的沒錯,“莫西干”就是來自于北印第安人的名字。

把印第安與機器人放在一起,是古老與現代的兩個極端,是要對照出一個什么樣的結果來?在機器人上,是太現代的產物,社會上除了關于作為科技發展的一個標志,機器人對社會的許多影響,表現出來的就是現代與傳統的發展,還有沖突的地方。

莫西干與機器人的結合,是老板的無意之作,還是有更深層的含義,我沒再去問老板。

孩子在這個工作室學機器人,卻是我非常滿意的地方,老師與孩子之間的默契,還有他們開放的課堂,以及每節課給家長帶來的、孩子制作出來的令人驚喜的作品。孩子也樂于讓我把每節課介紹作品的活動錄制下來,拿回去給其他人看。

回家的路上,孩子開始嘰嘰喳喳的給我介紹一些我聽不懂的專有名詞。這是“后浪”的進行時,也做著科技頻道不厭其煩的訴說的發展的技術。機器人,正如一個高級的玩具,帶著孩子在趣味里長大。這到底是孩子的技能,還是孩子的玩具,我有的時候也分不清。

前天,我與孩子的老師交流機器人課程,他給我介紹,現在的比較簡單,用到的多數是現成的模塊,還有樂高拼裝出來的東西,一年多后,孩子們將自己設計機械裝置用3D打印,焊接諸如傳感器一類的東西,內部的命令還是自己用代碼敲出來的。

我比較期待這個課程了,那不就是一個完整的產品了嗎?用到的編寫語言,還是現在大部分人到大學里才學到的。這是超越學段的學習,就像印第安人之于機器人。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