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簽歸檔:讀書

用書裝點門面

大家說現在閱讀的人越來越少。在微博里有一個話題,問紙質書會不會消失。現在,所有的問題都指向了閱讀與紙質書,包括書店的生存空間等問題。可另一個問題卻挺奇怪的,一些咖啡店或者其它一些商店,會在高大的書架上擺上基本書裝點一下門面。如果你真的去翻閱那些書,實際上,那不過是一些印了書皮的紙盒子罷了。 繼續閱讀

讀書的費用

最近,我聽到有人說,為什么那么多的外國人喜歡在地鐵上讀書,原因是國外的地鐵里沒有無線信號,不能用手機。當時,我聽到這個話,還是挺震驚的,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么國外與我們的差距可真是大了去了。但是,我不敢確定是否屬實,如果有去過國外的,能不能告訴一下,實際情況是這樣嗎?微信里有幾個國外的朋友,正好問問他們是否屬實。 繼續閱讀

盧西安·弗洛伊德的四幅畫 讀《去你的,生活》

在“如是書店”買來的這本由喬迪·格雷格(英)著、屠珀翻譯的《去你的,生活》,拿到手上就不舍得放下了,只要有機會就拿出來讀上幾段。在看讀完第一章《早餐》后即下定決心,此書要多讀上幾遍。

此時,書還沒有讀完,我卻迫切的想要與大家分享這本書。從內容上來,這是一本傳記性質的書,書中的主角兒是著名的畫家盧西安·弗洛伊德,所以,決定從書中翻拍幾張他的畫,加以說明,讓大家通過盧西安的畫與畫背后的故事來了解這本書。 繼續閱讀

讀書有用的文章

如何寫一篇讀書有用的文章?我感覺這篇文章挺不好寫的,你如何去說服讀書就是有用的?這無從下筆。讀書有沒有用?為什么書店里還有那么多的人在買書,如果讀書沒有用,為什么還有那么多的人抱著手機讀電子書。書,存在著,就有它存在的道理,就證明還有人讀,有人讀,就證明讀書是有用的。

讀書到底有什么用?我可不能說讀書了,就能讓你立即日賺1000,讀書的功能,并不像你用詞典差一個字,翻到那一頁,就能從書里知道那個字怎么讀。

在傳記類書籍里,有兩本書需要提一下,一本是《朱元璋傳》,另一本是《曾國藩傳》,這是兩本很暢銷的書,這是兩個不同時代的人,一個是從窮光蛋變成一國之君,一個是在動蕩的政治里抱住官位。

朱元璋的傳記,是寫給草根的,他就像一個夢想,讓草根們熱血沸騰,希望從《朱元璋傳》里發現規律,從而實現這個夢想。而《曾國藩傳》卻讓中間的官吏們,為了保住自己的所得,更進一步的收獲,而去閱讀。

帝國的最頂級的那位,會看什么書呢?這都是些秘密了,在古代,那些書都是禁書,是不允許普通人看的。

讀朱元璋有用嗎?也許有一天某個窮光蛋當了皇帝了,他會想起《朱元璋傳》,說這本書的確有用,除了這個人,其它的人都會說讀這本書沒有用。

讀曾國藩有用嗎?有許多官吏覺得,這本書真有用,自己都是照著書中寫的去做的,那么,那些沒有一帆風順的呢?他們還會說讀《曾國藩傳》有用嗎?

多數的書,并沒有告訴你“一加一等于幾?”的答案那么準確的告訴你結果,這些書需要你去總結,也有同樣的答案會以不同的方式告訴你,讀不同的書,就是去尋找適合自己的認知能力的答案。

書店里有許多市場營銷方面的書,這些書列舉的例子只不過是著名企業的,而非市場上的小商小販。小攤販去讀這樣的書,理解不了,因為小攤販的產業沒有達到那個高度。如果讓零食的大企業主去讀以電器銷售為實例的營銷書,需要將電器翻譯成零食,還要符合零食,這就不如電商的經營者去讀的順暢了。同一本書在不同的人上的體驗也是不同的。

有很多人問我,讀書有什么用?我總回答以沒有用,因為讀書并沒有讓我獲得更直接的、感官上的好處。這就像看小品,多數人看不到小品里體現的更深層次的意義,可是,小品卻能讓我大聲的笑出聲來,讓我們歡樂。人生不就是需要歡樂多一點嗎,所以,我們評價小品的好壞,不以深層次的含義為標準,只是簡單的去評價它讓我們在回味的時候,是否還能繼續笑起來。

我們讀書,也像看小品,書里內容,為我們打發時間了,不就是一個很明白的好處嗎。有的人做事,喜歡先問問有沒有好處,確切的說應該是直觀的好處,就比如有人寫博客,先去討論哪個系統好,在讀書上也是這樣,非要討論出讀書到底有沒有好處這樣的問題來。

以后,但凡有人問你讀書好不好,你直接告訴他,讀書沒有任何好處,省掉這些無聊的辯論浪費掉的時間,如果他要問,既然沒有好處,你為什么讀,你就告訴他,我看看到底讀書有沒有好處。

最后,我給讀書到底有沒有好處在出個主意:給你100本書,讀完了,你就知道讀書到底有沒有好處了。

一本書的讀書計劃

在博客里、在許多網站的閱讀欄目里,書單絕對是一個很重要的文章內容,我的微信公眾號里有一個鳳凰讀書的號,也是每天推薦一本書或者幾本書,無論是自己的書單還是推薦給別人的書單,都是一種展示,讓讀者看了之后,照著書單或者書單的一部分,讀上面的書。

我沒有自己的書單,也不會被別人的書單做左右,但我不拒絕別人的書單,我會根據自己的興趣,去找我喜歡的書。前面說過,我讀書一般都是臨時起意,沒有太長遠的計劃,春節的時候,一口氣看了不少的書,而春節結束到現在,只看過幾頁的書,新書也沒有購進。前面說過,我今年買了一本純英文的書,而在2017年,這本純英文的書,就是我一年的讀書計劃。以我的英文水平,真不敢說我能把這本書讀完。每次看一頁,感覺知道的單詞沒有不認識的單詞多,幾乎通篇許多單詞都是靠翻譯軟件完成的,更別說其中的語法了。這完全是一種用“意會”來讀的書。

說到英文,最近發現身邊不少人在學英語,談到英語的學習,我還說過,英語不難學,實踐證明,美國的傻子都會說英語,這就給同事留下一個話口,他們問我,你的英語怎么樣?而我只能回答,連傻子都不如。我是應試教育下的犧牲品,對于英語的發音,幾乎連對著手機讀單詞的孩子都不如,我都不敢輔導孩子的英語,而唯一敢做的是,拿著手機給孩子批作業。

把英語當作一門課程來學的話,對于英語來說,就失去了英語的實際意義了,我們的英語考試題目,也多來自于漢語的考試方式,也許,在如何確定英語的考試方式的時候,請教的專家是漢語里學英語最好的教授吧。我們的傻子學不了英語,這是一個現實,而英語,實在是傻子都在說的語言。

英語是一門語言的時候,學好英語,打開的是通往另一個世界的大門,當英語是一門課程的時候,英語只不過是一門用英文標注的漢語,像有學傻的學生,認識印在卷子上的英語,卻不認識印在指示牌上的英語。在學會英語之前,對于美國、對于英國,對于英語世界里的文化,我都是通過加工過的文字里知道的,一旦有了英語的本領了,就可以直接去體驗了。就像那本純英文的書,到底寫了什么,英語可以知道,即使再偉大的翻譯家,也不過是轉述來的。

當對英語學的不好的時候,讀一本英文書的難度要比一箱子漢語的書還要難,這個“難”來自于門口,努力的去讀這本書,就像鯉魚努力的想跳過龍門,所以,一本書是我的閱讀計劃了。

那些被銷毀的書

中央電視臺我愛發明欄目,雖然沒有追著看,不過里面的那些發明及發明者及他們的身份,的確挺震撼人的,我覺得,在一定程度上來說,他們的創造比起我們經常見到的創客要高超的多。在今天(20170202)的這期節目中,我看到的這項發明卻挺讓人心痛的,那就圖書自動割膠機。
這些廢書加工企業,將收回來的舊書要做一個處理,那就是將書的封皮撕掉,然后將訂書的膠層切掉,以前,這兩道工序都是人工來做的,而現在,發明者制造出了機器,又快又好。在我看來,這個機器的發明,就是快速的毀掉書。
在鏡頭中,我留心觀看到底都是些什么書,不過,這節目的重點不在這里,只有一個一晃而過的鏡頭里,被我瞄見了學習的輔導資料,對于這樣的書,除了讓編寫資料與出版社,是很少能給人帶來愉悅的,毀掉就毀掉吧。其它的呢?
我還記得從樓下收廢品的小販那里買舊書的精力,對于讀書來說,無所謂新舊的,能讀,即是好書。像電視節目中的這些企業,會不會將這些書進行二次抽檢,那些能夠流傳下去的書,翻撿出來,當做圖書賣掉,而只將那些心靈雞湯、題庫類的書毀掉做成紙漿。也許,有些企業的老板正在做這樣的事,現在沒有被當作重點來說,以后或許在某個場合的話題上會被當做故事講出來吧。
對于喜歡讀書的人來說,缺少的,正是這么一個故紙堆,至少,我是這么想的,從那里能搜尋到許多好書,甚至不乏更有價值的書,在電視節目中,這么的被輕易的毀壞掉,實在的可惜。一本書的價值,也是它流通的價值,在我們手頭銀子不多的時候,能借到一本好事來讀,是無比幸福的事,只是,當我們不在為書錢犯愁的時候,大家卻對讀書失去興趣了。失去讀書興趣并不可怕,還有的人故意的討論讀書有沒有好處等問題。
說到毀舊書的問題,我又想起這么一個現象,在商場的圖書角里,如果讓我去淘一本書,常常是很難得手的,問題是,那里除了心靈雞湯、保健、美食,就是各種的、各個版本的兒童讀物了,同樣的唐詩宋詞,大小厚薄十幾個版本,而記載的內容,千篇一律,我不知道,這些即使是經典的讀物,有必要這么的印刷嗎?當我們手里有一本這樣的書后,是否還會再去尋找另一本版式不同的呢?如果是我,我就丟掉一本。所以,這些丟掉的書,就到了廢紙廠了。
現在,讀書的人少了,能寫出好書的人更少,特別是兒童讀物,好一點的出版社去翻譯國外的,還有的就是自己自己寫了蓋上國外的標簽,現在帶著孩子去購書,能被選擇的還是我們當年讀到的那些。
有時候,一些人提倡大家有讀書的習慣,這么浩大的一個工程,不如去找出版社,讓他們出一些好書,在新浪博客的時候,常被發小紙條,正規出版社出書,也就是只要你肯花錢,一本書被出版不是問題,那么,這些書就進入了圖書市場里了,如果,你在淘書的時候,連續的翻看了這么幾本書,還有興趣再看下去嗎?這也是目前圖書市場的一個現狀。
所以,一些書被當做廢紙處理掉,反而是在節省資源,節省讀者的心靈資源,對這些書不必心痛,能夠被當做紙漿的原料,反而是這些書最好的歸宿,所以,本期我愛發明的這個機器,應該加分。

讀書,改變的命運

對于這些關于“讀書能改變命運嗎?”的話題,如果拿來討論的話,直接影響的是我們做事情或者減少了我們讀書的時間,但凡提出這樣問題的人,多數是沒有在讀書里唱到甜頭,或者,想要放棄讀書,給自己找一個理由罷了。不過,讀書有兩種情況,一種是上學,一種是純粹的讀書研究知識道理等。
探討讀書是否有用的問題,就像問做生意是否賺錢是一樣的道理,看到別人在做生意,你也跟著一起去盲目的做,那么,失敗的生意人,十有八九是你。回到讀書的問題,讀書必然不會是人人都能從中得到好處的,無論你多么聰明,首先要學過大部分人,才能得到繼續讀書的機會。其實,上學的問題上,也分為兩部分,一種是學習知識技能,一種是獲得一個學歷。上了學,從專業里得來的知識技能沒能用到工作中,就只是獲得了一個學歷,在日常中沒能從這個學歷上得到好處的就是讀書沒有用了。
但是,我們也不能這么絕對的說讀書是否有用,我們去學習,并沒有像U盤拷貝知識那么簡單,我們是在一個特殊的社會群體中學習,這個群體中的人和事都是日常接觸的,時時影響我們的,這就是上學得到的隱形的收獲了,這是超出學歷的,但同樣是讀書得來的。
那么,我們再來說非教育性質的讀書,簡單的讀一本書并不能夠讓我們立即得到收入的提高,或者技能的提高,甚至是思想境界的提升,帶有短板的讀書,能讓人如瞎子摸象般的各有收獲,讀出書的精髓來,才能讓我們真正的讀到一本書,這也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我們只是一個普通的讀者,磚頭厚的書,能記住一句道理的話,就很不錯了,但是,在讀書的過程中,我們卻很快樂,這就是讀書的另一個好處了。
如果,你遇到有人和你討論讀書有沒有用的時候,我覺得,你應該跟他說,讀書是沒有好處的,一般喜歡讀書,或者認為讀書有用的人,是不會把時間浪費在這件事上的,就像現在有人討論要不要二胎的問題,試想,那些不想要二胎的人如何能說服正準備要二胎的人,同樣的,那些有了兩個孩子的人,如何去說服那些不想要二胎的人再要一個孩子?
我們可以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即使是那些很肯定讀書無用的人,在有了孩子后,也會去培養孩子的讀書興趣的,絕不會逼迫孩子放棄讀書或者上學的,所以,我們可以肯定的下這么一個結論,那些說讀書無用的人,是沒有在讀書上獲得好處的,無論是讀一本書或者上學。
就像大街上的各色衣服,你認為好看的,卻沒有成為爆款,你認為不好看,也不見得就賣不出去,在市場上存在的衣服,都是有買家,或者說一定的客戶群體的,這就說到是否適合個體的問題,所以,衣服不會存在好不好看的問題,轉而,在讀書上,對個體來說,也同樣存在適合不適合的問題。那么,這樣的問題,我們還有必要再費口舌與別人討論嗎?

《道德經》簡介

《道德經》又稱《老子》,是中國古代先秦諸子分家前的一部著作,為其時諸子所共仰,傳說是春秋時期的老子李耳所撰寫,是道家哲學思想的重要來源。道德經分上下兩篇,原文上篇《德經》、下篇《道經》,不分章,后改為《道經》在前,《德經》在后,并分為81,全文共約五千字,是中國歷史上首部完整的哲學著作。

《道德經》常會被歸屬為道教學說。其實哲學上的道家,和宗教上的道教,是不能混為一談的,但《道德經》作為道教基本教義的重要構成之一,被道教視為重要經典,其作者老子也被道教視為至上的三清尊神之一道德天尊的化身,又稱太上老君,所以應該說道教吸納了道家思想,道家思想完善了道教。同時,前面所說的哲學,并不能涵括《道德經》(修身立命、治國安邦、出世入世)的全貌。《道德經》提出了“無為而治”的主張,無為而治是道家的基本思想,也是其修行的基本方法。作為一種政治原則,“無為”在春秋末期已經出現。儒家也講“無為而治”,如《論語?衛靈公》:“無為而治者,其舜也與?夫何為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朱熹認為“圣人德盛而民化,不待其有所作為也。“,實則表達了儒家的德治主張。使“無為而治”系統化而成為理論的是《老子》。他們認為統治者的一切作為都會破壞自然秩序,擾亂天下,禍害百姓。要求統治者無所作為,效法自然,讓百姓自由發展。“無為而治”的理論根據是“道”,現實依據是變“亂”為“治”;“無為而治”的主要內容是“為無為”和“無為而無不為”,具體措施是“勸統治者少干涉”和“使民眾無知無欲”。

《道德經》并不像一般人所理解的那樣,是一部論述道德的著作。事實上,道德二字各有不同的概念。道德經前三十七章講道,后四十四章言德,簡單說來,道是體,德是用,二者不能等同。

讀書目的與那些必讀書目

在“簡書”看到不少人給自己羅列了一年的必讀書目,羅列書目的目的無非是強迫自己形成讀書的習慣。在我看來,讀書如果用強迫的方法,不如不讀。你要知道,喜歡讀書與強迫讀書是兩個概念,什么是喜歡讀書,就是心里永遠放著讀書這個事,有空閑的時候,不是想著打游戲、喝茶、看電影,而是拿起來書來讀。如果在一個空閑時間,你選擇了看電影,那么就不要說你喜歡讀書,你還是喜歡電影多一點。羅列的那些必讀書目,假如你感覺整個過程是痛苦的,倒不如不去讀,或者如果經過這個痛苦的“必讀書目”過程后,你會變的喜歡讀書,那樣才可以做。

為什么不建議大家強迫自己讀書呢?如果在這一年中,每次讀書都讓你很痛苦,必須強逼著自己去做,那么,結果就是在這一年中,讀書給了你一年的痛苦;而如果在這一年中讀書讓你很快樂,那么你就會繼續的讀下去的。如果沒有讀書的習慣,倒不如強迫自己每天拿出半個小時候的讀書時間,書的種類與冊數,不要太在意,你要保證你的讀書時間,而不是那些名著,時間保證了,讀書就不是問題了,那么,書目的問題就迎刃而解了。

總結:讀書可以強迫自己保證讀書的時間,切不可強迫自己讀書冊數與種類,讓翻書頁變成快樂的事,才能讓“強迫保證讀書時間”也變的快樂起來。

道德經 第八十一章

  

道德經 第八十一章

[原文]

信言①不美,美言不信。善者②不辯③,辯者不善。知者不博④,博者不知。圣人不積⑤,既以為人己愈有⑥,既以與人己愈多⑦。天之道,利而不害⑧。圣人之道⑨,為而不爭。

[譯文]

真實可信的話不漂亮,漂亮的話不真實。善良的人不巧說,巧說的人不善良。真正有知識的人不賣弄,賣弄自己懂得多的人不是真有知識。圣人是不存占有之心的,而是盡力照顧別人,他自己也更為充足;他盡力給予別人,自己反而更豐富。自然的規律是讓萬事萬物都得到好處,而不傷害它們。圣人的行為準則是,做什么事都不跟別人爭奪。

[注釋]

1、信言:真實可信的話。

2、善者:言語行為善良的人。

3、辯:巧辯、能說會道。

4、博:廣博、淵博。

5、圣人不積:有道的人不自私,沒有占有的欲望。

6、既以為人已愈有:已經把自己的一切用來幫助別人,自己反而更充實。

7、多:與“少”相對,此處意為“豐富”。

8、利而不害:使在萬物得到好處而不傷害萬物。

9、圣人之道:圣人的行為準則。

[引語]

本章是《道德經》的最后一章,應該是全書正式的結束語。本章采用了與九章、十章、十五章、二十章、三十三章、四十五章、六十四章、七十六章相類似的格言警句的形式,前三句講人生的主旨,后兩句講治世的要義。本章的格言,可以作為人類行為的最高準則,例如信實、訥言、專精、利民而不爭。人生的最高境界是真、善、美的結合,而以真為核心。本章含有樸素的辯證法思想,是評判人類行為的道德標準。

[評析]

本章一開頭提出了三對范疇:信與美;善與辯;知與博,這實際上是真假、美丑、善惡的問題。老子試圖說明某些事物的表面現象和其實質往往并不一致。這之中包含有豐富的辯證法思想,是評判人類行為的道德標準。按照這三條原則,以“信言”、“善行”、“真知”來要求自己,作到真、善、美在自身的和諧。按照老子的思想,就是重歸于“樸”,回到沒有受到偽詐、智巧、爭斗等世俗的污染之本性。張松如說:“世界上的事物多種多樣,社會現象更是十分復雜,如果單單認定‘信言’都是不美的,‘美言’都是不信的;‘知者’都是不博的,‘博者’都是不知的,這就片面了。不能說世界上真、善、美的事物永遠不能統一,而只能互相排斥。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那就不免始于辯證法而終于形而上學。”對此,我們倒認為,沒有必要從字面上苛求老子,否則就會偏離或曲解老子的原意。其實,在日常生活中,人們也往往這么說:“忠言逆耳”、“良藥苦口”。聽到這些話后,大概很少有人去鉆牛角尖,反問:難道忠言都是逆耳的嗎?難道良藥都是苦口的嗎?所以,老子的這些警句并不存在絕對化的問題。

 

道德經 第八十章

 

道德經 第八十章

[原文]

小國寡民①。使②有什伯之器③而不用;使民重死④而不遠徙⑤;雖有舟輿⑥,無所乘之;雖有甲兵⑦,無所陳之⑧。使人復結繩⑨而用之。至治之極。甘美食,美其服,安其居,樂其俗⑩,鄰國相望,雞犬之聲相聞,民至老死不相往來。

[譯文]

使國家變小,使人民稀少。即使有各種各樣的器具,卻并不使用;使人民重視死亡,而不向遠方遷徙;雖然有船只車輛,卻不必每次坐它;雖然有武器裝備,卻沒有地方去布陣打仗;使人民再回復到遠古結繩記事的自然狀態之中。國家治理得好極了,使人民吃得香甜,穿得漂亮、住得安適,過得快樂。國與國之間互相望得見,雞犬的叫聲都可以聽得見,但人民從生到死,也不互相往來。

[注釋]

1、小國寡民:小,使……變小,寡,使……變少。此句意為,使國家變小,使人民稀少。

2、使:即使。

3、什伯之器:各種各樣的器具。什伯,意為極多,多種多樣。

4、重死:看重死亡,即不輕易冒著生命危險去做事。

5、徙:遷移、遠走。

6、輿:車子。

7、甲兵:武器裝備。

8、陳:陳列。此句引申為布陣打仗。

9、結繩:文字產生以前,人們以繩記事。

10、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樂其俗:使人民吃得香甜,穿得漂亮,住得安適,過得習慣。

[引語]

這是老子理想中的“國家”的一幅美好藍圖,也是一幅充滿田園氣息的農村歡樂圖。老子用理想的筆墨,著力描繪了“小國寡民”的農村社會生活情景,表達了他的社會政治理想。這個“國家”很小,鄰國相望、雞犬之聲相聞,大約相當于現在的一個村莊,沒有欺騙和狡詐的惡行,民風淳樸敦厚,生活安定恬淡,人們用結繩的方式記事,不會攻心斗智,也就沒有必要冒著生命危險遠徒謀生。老子的這種設想,當然是一種幻想,是不可能實現的。

[評析]

小國寡民是老子所描繪的理想社會,它反映了中國古代社會自給自足的生活方式。老子幻想著回復到沒有壓迫、沒有剝削的原始社會時代,在那里,沒有剝削和壓迫,沒有戰爭和掠奪,沒有文化,也沒有兇悍和恐懼。這種單純的、質樸的社會,實在是古代農村生活理想化的描繪。胡寄窗說:“我們研究老子小國寡民思想,要分析產生這種理想的階級根源、時代因素以及其所企圖要解決的問題。所謂小國寡民是針對當時的廣土眾民政策而發的。他們認為廣土眾民政策是一切禍患的根源。作到小國寡民便可以消弭兼并戰爭,做到‘雖有甲兵,無所陳之’;便可以避免因獲取物質資料而釀成社會紛擾的工藝技巧,‘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便可以取消使民難治的智慧,而且結繩以記事的方法來代替;便可能使人安于儉樸生活,不為奢泰的嗜欲所誘惑;便可以使人民重死而遠徒,以至老死不相往來,連舟車等交通工具都可一并廢除。他們不了解,廣土眾民政策是社會生產力發展到一定水平時,新的生產關系要求一個全國統一的地主政權這一歷史任務在各大國的政策上的反映。”但是老子“忘記了在‘有什伯之器而不用’的原始‘樂園’中,并沒有甘食美服,也沒有代他們生產甘食美服的被剝削的人。老子作者盡管在世界觀上是唯物主義的,而在社會觀上特別是在經濟問題的看法上卻陷入于唯心主義的幻想。”這個批評是中肯的。老子面對急劇動蕩變革的社會現實,感到一種失落,便開始懷念遠古蒙昧時代結繩記事的原始生活,這是一種抵觸情緒的發泄。晉朝時陶淵明寫了一篇傳誦至今的名篇《桃花源記》,應該講,此文顯然受到老子八十章內容的影響。這是一個美麗的幻想,同時也表達了他對社會黑暗的不滿,反映了人民擺脫貧困和離亂的愿望。在這一點上,老子和陶淵明的思想是一脈相承的。 

 

道德經 第七十九章

 

道德經 第七十九章

[原文]

和大怨,必有余怨;報怨以德①,安可以為善?是以圣人執左契②,而不責③于人。有德司契,無德司徹④。天道無親⑤,常與善人。

[譯文]

和解深重的怨恨,必然還會殘留下殘余的怨恨;用德來報答怨恨,這怎么可以算是妥善的辦法呢?因此,有道的圣人保存借據的存根,但并不以此強迫別人償還債務。有“德”之人就像持有借據的圣人那樣寬容,沒有“德”的人就像掌管稅收的人那樣苛刻刁詐。自然規律對任何人都沒有偏愛,永遠幫助有德的善人。

[注釋]

1、報怨以德:許多學者都以為此句原在六十三章內,但據上下文意應在本章內。

2、契:契約。

3、責:索取所欠。

4、司徹:掌管稅收的官職。

5、無親:沒有偏親偏愛。

[引語]

本章繼續討論“損有余而補不足”的道理,提示為政者不可蓄怨于民,警告統治者不要激化與老百姓之間的矛盾。因為積怨太深,就難以和解,用稅賦去榨取百姓,用刑法去箝制百姓,都會構怨于民。所以,為政者應該像有道的圣人那樣,行“無為”之治,以“德”化民,給予而不索取,不擾害百姓。這就是“執左契而不責于人”。

[評析]

本章有“圣人執左契,而不責于人”一句,希望人們做有德行善之人,才可能得天道的庇護。因為“無道無親”,對萬事萬物都非常公正,并非對哪一物有特別的感情,有德行善之人,他所以得到“天”的幫助,是因為他順應自然規律的結果,是他自身努力的結果。這是向那些剝削者進行勸說,勸他們積德行善不要擾害百姓,否則會受到自然規律的懲罰。他在本章里特別強調這一點,他說用“德”和解重大的怨仇,這肯定還留下殘余的怨恨,最好的辦法,就是要與人結下怨仇,即要求統治者實行清靜無為之政,輔助百姓而不干涉他們;給與百姓而不向他們索取;這樣就不會積蓄怨仇,這便是治國行政的上策。否則,肆意盤剝、搜刮,隨意施用嚴刑峻法約束、限制人民,那就會與民結怨,這便是治國行政的下策。 

 

道德經 第七十八章

  

道德經 第七十八章

[原文]

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以其無以易之①。弱之勝強,柔之勝剛,天下莫不知,莫能行。是以圣人云:”受國之垢②,是謂社稷主;受國不祥③,是為天下王。”正言若反④。

[譯文]

遍天下再沒有什么東西比水更柔弱了,而攻堅克強卻沒有什么東西可以勝過水。弱勝過強,柔勝過剛,遍天下沒有人不知道,但是沒有人能實行。所以有道的圣人這樣說:“承擔全國的屈辱,才能成為國家的君主,承擔全國的禍災,才能成為天下的君王。”正面的話好像在反說一樣。

[注釋]

1、無以易之:易,替代、取代。意為沒有什么能夠代替它。

2、受國之垢:垢,屈辱。意為承擔全國的屈辱。

3、受國不祥:不祥,災難,禍害。意為承擔全國的禍難。

4、正言若反:正面的話好像反話一樣。

[引語]

本章以水為例,說明弱可以勝強、柔可以勝剛的道理。八章說“水善利萬物而不爭”,本章可與八章的內容聯系起來閱讀。老子所舉水的例子是人們日常生活中常見的。水最為柔弱,但柔弱的水可以穿透堅硬的巖石。水表面上軟弱無力,卻有任何力量都不能抵擋的力量。這就清楚地說明,老子所講的軟弱、柔弱,并不是通常人們所說的軟弱無力的意思。此處,由于水性趨下居卑,因而老子又闡揚卑下屈辱的觀念,實際上反而能夠保持高高在上的地位,具有堅強的力量。本章后面有一句話:“正言若反”,集中概括了老子辯證法思想,其含義十分深刻、豐富。

[評析]

本章內容主要包括兩點:一是對水的贊美;二是“正言若反”。張松如說:“在世界上,弱能勝強,柔能制剛的事例是不乏見的。生活在春秋末年的老子,他親身經歷了這個時代的許多大變化,看到了曾為天下共主的周王朝由盛到衰的演變,這不能不對他的思想發生重大影響;同時,在這個時期,隨著鐵器的廣泛使用,人類在征服自然界的斗爭中,對自然現象的認識也在不斷發展。”“在更遠的時代,水的特點還沒有為人們所了解,保留《山海經》中禹治洪水的傳說,和老子書中對于水的柔性和作用的認識,是很不相同的。”老子認為,水雖然表面上看來是柔弱卑下的,但它能穿山透石,淹田毀舍,任何堅強的東西都阻止不了它戰勝不了它;因此,老子堅信柔弱的東西必能勝過剛強的東西。這里,老子所說的柔弱,是柔中帶剛、弱中有強,堅韌無比。所以,對于老子柔弱似水的主張,應該加以深入理解,不能停留在字面上。由此推而言之,老子認為,體道的圣人就像水一樣,甘愿處于卑下柔弱的位置,對國家和人民實行“無為而治”。

再說“正言若反”。老子所說“正言若反”是老子對全書中那些相反相成的言論的高度概括,例如:“大成若缺”、“大盈若沖”、“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辯若訥”、“明道若昧”、“進道若退”、“夷道若類”、“上德若谷”、“大白若辱”、“廣德若不足”、“建德若偷”、“質真若渝”、“大方無隅”、“大器晚成”、“大音希聲”等等。孫中原說:“這里連句子的結構都是類似的。……他們本來是彼此相異的、互相排斥的、對立的,但在某種條件下,某種意義上,表示某種特定事物的概念和它的對方具有了統一性,二者互相包含,互相融合,互相滲透,彼此同一、一致。這樣,在同一個判斷中,就包含了對立概念的流動、轉化,體現了概念的靈活性。這種靈活性是有條件的,老子中的話也只在一定條件下才有意義。”

 

道德經 第七十七章

 

道德經 第七十七章

[原文]

天之道,其猶張弓與?高者抑下,下者舉之,有余者損之,不足者補之。天之道,損有余而補不足。人之道①,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余。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唯有道者。是以圣人為而不恃,功成而不處,其不欲見賢②。

[譯文]

自然的規律,不是很像張弓射箭嗎?弦拉高了就把它壓低一些,低了就把它舉高一些,拉得過滿了就把它放松一些,拉得不足了就把它補充一些。自然的規律,是減少有余的補給不足的。可是社會的法則卻不是這樣,要減少不足的,來奉獻給有余的人。那么,誰能夠減少有余的,以補給天下人的不足呢?只有有道的人才可以做到。因此,有道的圣人這才有所作為而不占有,有所成就而不居功。他是不愿意顯示自己的賢能。

[注釋]

1、人之道:指人類社會的一般法則、律例。

2、是以圣人為而不恃,功成而不處,其不欲見賢:陳鼓應先生認為這三句與上文不連貫疑為錯簡復出。此處仍予保留。

[引語]

本章文字透露出一種朦朧的、模糊的平等與均衡思想。這是他的社會思想。他以“天之道”來與“人之道”作對比,主張“人之道”應該效法“天之道”。老子把自然界保持生態平衡的現象歸之于“損有余而補不足”,因此他要求人類社會也應當改變“損不足以奉有余”的不合理、不平等的現象,效法自然界的“損有余而補不足”,“損有余以奉天下”,體現了他的社會財富平均化和人類平等的觀念。因而,這一章是七十四章、七十五章里“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民之饑,以其上食稅之多”這一思想的繼續和發展,表達了老子對統治者推行苛政的痛恨,對老百姓生活艱難困苦的同情。所以,這是《道德經》所有的人民性一面,是其精粹。

[評析]

本章主旨的是論述“天之道損有余而補不足;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余。”老子出于對自然界和人類社會的觀察,認為一切事物,在其相互對立的矛盾中,都具有同一性。張松如指出,“老子把他從自然界得來的這種直觀的認識,運用到人類社會,面對當時社會的貧富對立,階級壓迫的不合理現實,他認為‘人之道’也應該像好比張弓的‘天之道’那樣,‘高者抑之,下者舉之,有余者損之,不足者補之’。這是他的主張,他的愿望。可是,現實怎么樣呢?現實是‘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余’。”(《老子校讀》第414頁)楊興順說:“在老子看來,損有余而補不足,這是自然界最初的自然法則??‘天之道’。但人們早已忘卻‘天之道’,代之而建立了人們自己的法則??‘人之道’,有利于富人而有損于貧者,‘天之道’,有利于貧者,給他們帶來寧靜與和平,而‘人之道’則相反,它是富人手中的工具,使貧者瀕于‘民不畏死’的絕境。”胡寄窗說:“老子所以產生這種分配觀念,由于他們認為自然規律總是‘損有余而補不足’,因此應該使貧富平均,大家有利。天之道雖主損有余以補不足,但損有余的結果會更增加被損者的利益,因為‘物或損之而益’。由于現實社會是‘損不足以奉有余’,存在領主貴族對勞動人民的壓榨,也存在新興地主階級與富商大賈的剝削,所以,老子企圖以‘天之道’警誡他們,使他們本著自己的利益以遵行天道。他們要求富者能夠作到‘常善救人,故人無棄人;常善救物,則物無棄物’。從均富和使人與物都能得到充分利用一點看來,老子的愿望是好的,但在考慮如何實現這一愿望時,他們并沒有提出任何積極的斗爭綱領,而是向剝削者說教,妄想他們發善心,這又充分暴露了他們的在解決社會現實問題上的軟弱無能。”(《中國經濟思想史》上,第212頁)以上諸位學者的觀點,基本上找到老子在均貧富問題上的合理之處和癥結所在。